【長篇】Come Closer?(2)



  我嚴重懷疑我的運氣在上學期的英文作文差個零點幾分、然後在我千求萬哀之下終於讓老師以我平常出席率不錯的理由飛過後就用光了。
  這天,天殺的又是一大清早,又是一通電話。

  我十分火大地把半小時壓掉鬧鐘功能的手機抓到眼前,映入視網膜的是一串沒有標名的數字……又要看房子!最好有那麼多人都要看房子!

  老子好不容易才在蹺課和睡覺中讓感性打贏理性,才躺下去沒十分鐘就又被吵醒!馬的有沒有那麼剛好大家都早睡早起都早早預約要看房子!

  但本著做人要有禮貌的原則,我硬是壓下心中的怒火,按下接通、湊到耳邊努力擠出一個和善的「喂」字。

  『喂、你好,請問是余先生嗎?』

  「呃對,我是……。」我記得那塊廣告牌上面應該沒有寫我家的姓氏,所以不是要看房子的嗎?那也真還好我剛剛沒有一句「老子今天休假」爆出去不然就糗大了……

  『你好、我這邊是好幸福不動產公司,您那棟房子的屋主因為還不出銀行的卡債所以將房地產抵押給了銀行,到上禮拜已經超過了時限,所以很不幸地要告知你、那棟房子已經讓銀行出售,將在下禮拜進行拆除的改建作業。』

  ……敢情我是還沒睡醒才會聽錯,還是根本是那邊的人拿錯稿子所以講錯?

  我不禁懷疑是不是自己的耳朵已經步入中年才會產生幻聽……不不不、我才二十歲出頭好的很;那難道是收訊不好所以干擾到通話?我把貼著耳朵的機子拿到眼前一看,訊號的小標誌旁邊顯示著滿格。

  「……不好意思,我這邊收訊不是很好、有點聽不清楚,能不能請你再講一次?」不過我還是這樣說,希望等等會聽到一句道歉和他講錯了……

  『我這邊是好幸福不動產公司,您那棟房子的屋主因為還不出銀行的卡債所以將房地產抵押給了銀行,到上禮拜已經超過了時限,所以很不幸地要告知你、那棟房子已經讓銀行出售,將在下禮拜進行拆除的改建作業。特此提醒您,務必在下禮拜前搬出去。』

  但天不從人願,那邊傳過來的一字一句分毫無差,還講白了要我搬家……

  不過此時、我的腦中突然靈光乍現──難不成是詐騙集團?

  也不是不無可能,畢竟現在的詐騙手法層出不窮,什麼假扮地檢署的檢察官寄涉嫌通知到家裡的啦也有扮成銀行人員的說匯款程序出了問題啊之類的。俗話說,長江後浪推前浪、前浪只好死在沙灘上,就是因為詐騙集團永遠像健O出奇蛋一樣給你三種驚喜一次爆發,所以就算政府和警察屬宣導了那麼多次還是會有那麼多人被騙。

  「我說先生啊,這年頭當詐騙集團也要有點新意吧,」這樣想著,心中的大石頭就放了下來,想當然地、我要好好回敬一番。「不要因為沒錢吃飯就做這種缺德事嗎,唉呀雖然我知道經濟不景氣也不是我們這些平民百姓能有辦法解決的啦……」

  『余先生,我並不是在開玩笑、也不是詐騙集團,』意外地,那邊卻傳來冷靜的回應,和剛剛完全無異的聲音起伏。『如果您不相信的話,等到下禮拜一建商公司讓怪手過去拆除時,別怪我沒有通知您。祝您好運。』一說完,便乾脆地掛了電話。

  「怎麼辦?」這是我看著螢幕上回到主畫面然後漸漸暗掉的畫面後的第一個想法。

  剛剛聽他講得那樣真的不像是在開玩笑……而且一般來說如果被拆穿是詐騙集團的話應該會繼續說服你讓你相信吧?可是剛剛那個人竟然講完話就直接掛了電話……可是房東明明上個月還來跟我收房租的啊?

  對啊,打電話問房東阿伯就好啦!我立馬叫出通訊錄、找到了阿伯的名字後按下撥號鍵──

  『對不起,您撥的號碼暫停使用中……』接通的那頭傳來機械式的女聲……我靠,不是吧還真的!


  就在我茫然地看著房間中那扇窗透進來的光、彷彿那是世界上最後一道曙光時,我的手機再度響了起來、把還在精神恍惚的我拉回神。低頭一看,這次的竟然有顯示名字,而且還是「老爸」。

  我趕緊按下接通,天知道我現在多需要你啊老爸!「喂!」

  『哎唷,阿晨啊,原來你那麼想念咱老啊……』興許是我的語氣有點急迫,才讓那邊的老頭有這樣的錯覺……不過怎樣都好,我現在care的不是這個!

  「老爸我跟你說,剛剛建商公司打電話來跟我說我現在這邊的房子要拆了!」緊張地說著,我感覺到握著手機的手已經出了一層汗。

  『欸?我知道啊,接收那棟房屋的是我嗎……』

  「什麼──!?」我聽到我的語尾不但上揚,還分岔了。

  一個老爸把自家兒子正住的舒服的房子買走卻是要拆掉、還要把他趕出來?

  ──開什麼玩笑!

  「既然這樣為什麼要拆掉!我住的好好的突然這樣告訴我要我搬家、這算什麼!?」

  『因為那邊改建的話以後的營收會比現在高……而且只是叫你搬家而已,你火氣那麼大幹嗎?』老爸的聲音聽起來皺起了眉。

  可是現在就不是那個問題嘛!「現在叫我上哪找房子去啊!」

  現在已經是五月後期,要找房子的人都找完了、哪裡還有好房子住?再說、自家兒子的棲身處和營收利益到底哪個重要啊!

  『你們那邊房子不是一堆嗎!怎麼會沒房子找!』聽得出老爸也火了,他不耐地回應著。『不要耍小孩子任性、你都幾歲了!趕快找房子把家搬一搬不就沒事了!真是,為了這種事……』說著,就切斷了通話。

  我一愣,老爸竟然掛我電話……他掛我電話!?

  等等,現在是誰的問題?是我不肯搬家擋著他的財路了嗎!?

  一口氣吞不下去,我快速鍵入一個號碼,然後那邊幾乎是同時接通──「媽!你看老爸啦!」

  雖然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是還想上訴還是只是想找人哭訴,不過現在我真的冷靜不下來。

  『唉,小晨啊、你也知道老爸就那種個性嗎……』一向最疼我的老媽安撫著我,聲音一如往常柔柔的。『我也有跟他講過那邊你在住、不要拆,他就說已經跟合夥人講好了,所以只好委屈你了……』

  我自己也知道老爸平時個性爽朗大方,可是一有人違抗他的意思就會板起一張臉、更甚還會勃然大怒,所以除非是很重要的事,不然平常在家裡也都會想說要尊重長輩而不會多說什麼……可是這次我真的覺得很不高興,真的。

  「可是……」但面對著老媽的好聲好氣,我一股火也沒處發洩地滅了下去。「現在真的不好找房子了啊……」

  『媽也知道……欸、小晨,爸爸交給你當房東的那棟房子,租的怎麼樣?』

  「全租光了……不對、等等,」下意識回答後卻瞥見書桌上那串不屬於我的鑰匙圈好像不只剩下大門口的那隻……「還、還剩一間!」

  我迅速伸手摸過那把鑰匙,才想到前兩天,那房客臨時說因為被雙二一、要被退學準備去當兵了,所以不用住了、退了租。

  ──上帝,謝謝你的窗戶!

  『那你就搬進去住吧,反正你住裡面、老爸自知欠你的應該也不會跟你收房租,只要每個月自己繳電費就好了;而且離學校也近、可以省油錢,好不好?』

  「嗯、好,謝謝媽。」我感激地說著。忍不住默默想著果然還是老媽從小就對我最好了。

  『沒啦沒啦,說起來你老爸也不對啦……只是才剛回到台灣,也就想你、想說打電話跟你報個平安聽聽你的聲音,結果卻因為這種事跟你在吵……哎唷實在是……』

  「是這樣喔?」我一愣,回想起老爸一開頭語氣的確……

  又跟老媽聊了幾句,最後我答應考完期末後回家看他們一趟。老媽說到時候我跟老爸的氣應該也都消得差不多了、才不會鬧得氣氛太僵,免得一見面又要為這件事吵起來。

  收了線,我看著自己不算太整齊卻也不會亂到哪裡去的房間。

  「……好吧。」挽起短袖,告訴自己只是搬家、去年也做過,沒什麼的。


****


  「呼!」終於把東西全部搬上樓了,我在房門前坐下,一手伸長到旁邊的袋子裡摸到寶特瓶、拿起來就是打開灌掉一半。

  前陣子明明才因為太常進出這裡而有點反感了呢……當然不排除是因為一堆發神經的都在一大清早擾人清夢啦,但撇去那些心理因素不談、老爸老媽的這棟房子條件還真的是頗優的。

  「喀啦!」一聲,我看著隔壁的房門開了。

  裡面走出的人看到坐在地上還拿著水瓶的我、臉上不意外地一愣,接著看到我身邊代表著家當的箱子時則出現了驚訝和疑惑的神色。

  「我那邊的房子要拆了,被趕出來。」大概知道他不會說話,我主動開了口。「以後就是鄰居啦,請多指教。」雖然跟這種人成為鄰居八成不會是什麼好事我說。

  是的,那位被二一準備去當兵的房客退掉的就是401,剛好在403的旁邊──這棟房子沒有偶數房號,所以樓梯另一邊就是405和407的房間,每層樓的格局都差不多隔成了四個房間、有大有小。

  「──請多指教。」我看到他笑了笑,然後朝我彎下腰、朝我伸出手。

  這下反倒是我楞了──他也會笑?而且、他現在是想跟我握手的意味嗎?

  我盯著那明顯比我的膚色白上一些的手掌,好幾秒才回過神、趕緊貼上自己的手,「呃……嗯、請多多指教。」雖然有點蠢,但是不知道回應什麼、只好再講了一次。

  他扯扯我的手,我會過意、借力使力地站了起來,「名字?」耳邊就聽的簡單的兩個字。

  忍不住在心中咕噥了聲,但還是報上自己的名字。「我姓余,單名一個早晨的晨字。」

  「楊語青。」語音才落,他便抽回手、然後穿過我那些紙箱下了樓。

  ……哪有人這樣打招呼的,竟然報完姓名就走人,感覺超沒禮貌。

  不過,這人大概也不是那麼難相處吧。……應該。

  他掛在嘴角的那抹弧度,我始終沒有看漏。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來此一遊
自我介紹

炎緋

Author:炎緋
Age:20
Birthday:12/25
Add:Taiwan
-----------------
新家請往→ http://enfey1225.weebly.com/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類別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