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Come Closer?(1)


  「這間是大間的單人房,一個月四千五、包水不包電。」我打了一個大哈欠,靠在門邊這樣說道。

  裡面那個戴著眼鏡的人沒多說什麼,只是重複著剛剛在樓下看小套房的動作──試著開了幾個書桌的抽屜,打開衣櫃看看,也進到衛浴去試試出水是否正常。
  「如果東西不多的話建議可以剛剛那間三千八的,不過如果喜歡寬敞一點的這件也OK,看你自己。」

  而,明明也還只是個學生的我為什麼會站在這裡呢?全是因為我那兩個做房東的爸媽又趁著旅遊淡季的現在兩個人甜蜜蜜地跑出國去玩了,在那之前還不忘交待我要當好「代理房東」,要負責接電話、要負責帶那些要看房子的人去看房子、要記好每間大小不同的房間是多少價錢,偶爾還要面對奧客的殺價……先生你也拜託一下,我家是在租房子不是在賣菜啊還可以多送你兩支蔥的好嗎……

  不過不是我在說,因為我家在出租的房間不但是舒適套房──所謂套房就是含衛浴設備,雅房就是不含、通常和多人共用的──而且因為屋齡不高,所以添購進來的東西也都很新,住進來的通常都是一住就住到畢業才讓爸媽笑著說「我們套房只租學生喔」才心不甘情不願地搬出去;而咱們的好口碑也不用廣告,靠口耳相傳和掛在門口那塊「套房出租」的牌子也就足夠讓每年要看房子的人踩爛樓梯的門檻了──對不起,我只是用誇飾來比喻。

  所以我今天一大清早地就被一通「我要看房子」的電話給吵醒……我一看時間心中就忍不住問候了一下打電話的祖宗,竟然才八點啊靠!本來才想說放假可以睡到太陽曬屁股或是乾脆可以也省了中餐直接睡到晚上,結果因為這通電話就泡湯了!可惡!

  「決定了嗎?」我看著打開窗後又關上的房客,我想十之八九他會點頭。

  他看著我,「要先付訂金嗎?」

  果然!我就說吧,這麼公道的便宜價格環境又舒適,看過我家房子的人除非是腦袋壞了才會說「不」,起碼都一定會慎重考慮的,哼哼。

  於是我「嗯」了聲,「先付前兩個月就可以了,以後每個月月底收房租,電費的帳單台電會寄來在信箱要記得拿……啊對了,起碼要住半年、以半年為最短租期喔。」連忙補充上剛剛沒講到的,雖然我覺得以老爸公司的事業讓這間房子空個兩年他也不會窮到哪去,不過他老人家交待的規矩我還是要講清楚。

  他點頭,很乾脆地從皮夾中掏出九張藍色的小朋友看地球遞給我,神色自若地彷彿那是九張紅色的孫中山先生……一般人會隨身攜帶那麼多大鈔在身上嗎?尤其這個人看起來就是因為沒抽到宿舍才剛出來找房子的大二生……我微微愣住,不禁這樣想著。

  大概是對於我沒有反應感到奇怪,他晃了下手、示意我接過我才回神。「啊、不好意思……」

  收下折好放到口袋,這些就變成是我的生活費兼零用錢了──這也是爸媽答應讓我卡的油水,算讓我賺點外快。

  「那什麼時候可以搬進來?」他又問,目光又轉回房間,看得出來他頗喜歡這裡的。

  「嗯……」我想了想,「基本上這訂金是暑假七月和八月的,所以六月底就可以了……不過反正這間現在沒有人住,你要明天搬進來也是可以的啦。」我也當過從宿舍移居出來的大二生,也知道很多人會找到房子後就和宿舍交替著住,而且有馬子的話這樣真的會比較方便……咳嗯。

  想到這,我又從口袋中掏出一大串鑰匙,找到上面貼著房號403標籤紙的那兩隻、拔下來遞給他,「喏,要多打是個人自由,不過到時後退租時麻煩全都要交回來。」

  講真格的,我們當然不會知道每個房客會不會自己藏著鑰匙,所以這樣的講法真的只是單純的信用原則。是說到現在也還好、沒聽老爸老媽講過有發生退租後的人拿鑰匙跑回來竊盜之類的事情。

  他點頭,接過了收進口袋。

  到這個地步我才認真的覺得,這人真的是有點怪怪的。撇去那九張藍花花的大鈔不說,不但話超少、個性看起來也冷冷的,臉上那副看起來很厚重的眼鏡和有點過長的瀏海幾乎蓋掉大半張臉,連身上穿的感覺也有種只是隨便抓著就套上的感覺……雖然不到不修邊幅的程度,不過看起來就是有點……怎麼說,過氣的感覺吧我想。

  難不成這人是山溝出來的?腦中突然浮現這種想法連我自己都覺得可笑,搖搖頭,我看了看錶、十一點半,才想起早上被電話吵醒後因為怕再睡會睡過頭、就乾脆坐到電腦前登入遊戲玩到約定的時間前十分鐘才出門,所以到現在什麼都還沒吃……也該是去尋覓店家來供奉我的五臟廟了。

  想著,我又隨便跟那房客道別了聲「房間就給你了」後就逕自下了樓,開始思考在這商圈的茫茫食物海中我應該選擇什麼──

  嗯,今天就吃拉麵吧!


****


  然後,又是一大清早、又是一通電話。

  我皺著眉睜開眼,抓起枕邊的手機、看著那沒有顯示名字的一串號碼按下接聽,憑這段日子下來的直覺十之八九會是……「喂……」

  『那個、不好意思我想看房子……』你看,我就說吧……

  不過,這個聲音的態度讓我完全沒有火大的理由,而且最重要的──是女孩子的聲音。

  於是我連忙應聲,「喔好啊好啊,那請問……」瞥了眼床頭上的鬧鐘,「下午兩點可以嗎?」

  開玩笑,要見女孩子當然要精心打扮過、還要吃飽飽才會氣色紅潤、容光煥發嘛!

  『啊可以的……不好意思是不是吵到你睡覺了,對不起喔。』那邊傳來的語氣有些歉疚,讓我忍不住感嘆這位小姐真是有禮貌啊!這年頭要找到如此有水準的人類真的是很不容易了啊……在心中這樣云云了一番我當然也不忘用同樣有禮貌的口氣回應寒暄著。


  於是兩點,我穿著上禮拜剛買的新潮T恤和牛仔褲,在租屋地點的門口跟那位小姐碰面。

  嘖嘖,雖然不是特別極品但也算的上是中上的姿色──清秀的臉蛋,紮成馬尾的深褐色長髮和淺黃色滾著荷葉邊可愛上衣,再搭上小短褲跟帆布鞋,一整個就是貼上正妹的標籤也不會有人反對的貨色。

  我收回打量的目光,現在可不是光看妹的時候。

  「請問,這裡是你家的房子嗎?」那小姐一邊看我拿出鑰匙又掏出了磁卡去嗶了下感應器才打轉開了鐵門,一邊這樣問著我。

  「嗯對啊,因為父母現在不在家所以才讓我帶房客看屋子的,」我推開門側過身,「來,請進。」

  「謝謝。」又道了聲謝才走進屋子,唉唉還真的是有水準的大家閨秀啊!默默又在心裡幫這位正妹加上一分,我領著她上樓。

  因為總共才六層樓所以沒有電梯,男生住二樓和四樓、女生是三樓和五樓,六樓是透天的、基本上當作曬衣場這樣。一樓本來是租給另外的人家開店,不過自從上次那個老闆決定收店回老家就退約後到現在都還沒租出去,大概快一年了吧我想。

  「三樓的房間都租完了,女生剩下五樓的囉,」說著,一踏上五樓就看見一個已經準備搬走的學姐正門戶大開著在整理家當,我順口就打了聲招呼。

  「啊、阿晨啊,」用鯊魚夾把頭髮攬在腦後的學姐抬起頭,臉上還掛著眼鏡,「帶人來看房子?」視線落到我後面的人身上,我聽到後面傳來一聲「你好」。

  這學姐其實是我一個遠房的表姐──但因為不怎麼熟所以我都還是叫她學姐──聽爸媽說從大三因為沒抽到宿舍搬出來後就到現在,最近是說已經攻下博士學位才決定回南部去,所以要退租了。

  我笑了笑、應了聲對,「所以還要借學姐的地方讓人家看一下呢,不好意思。」

  「那有什麼,來來、只是因為在整理有點亂而已。」善意地回以一笑

  禮貌地道了謝,我開始介紹起來──全部一律包水不包電,電費以每個月台電的帳單為準自行繳費、絕對不會多收;女生的房間比較特別,是用磁卡開門的,畢竟我們不是專租給女孩子,怕女生覺得和男生同住會擔心所以特別區隔出來的。

  「……然後這間是四千二,空間還滿寬敞的。女生的空房只剩下學姐這間和隔壁小間的三千六,」我往樓梯另一邊走去,揀起貼著501的磁卡刷開了房間。「東西不多的話可以建議這間就好,自己決定。」

  讓那位小姐自己去看房間,我走了回來,因為借看空間而乾脆靠在走廊窗邊暫歇的學姐斜睨著看我,手肘拐了我一記,「喏,你喜歡的型?」下巴努了努那邊,明顯調侃的語氣。

  臉皮薄的我臉上一紅,連忙打哈哈著,「還好啦,只是覺得難得遇到這麼有禮貌的人……」

  「還說沒有,你喔、從小臉皮就薄,要是喜歡要自己主動一點,知不?」看著從那頭走來的人,學姐豪氣地拍了拍我的肩,「加油啦!你也要大三了。」

  我點點頭,心中苦笑了下──女朋友不是沒有交過,可是總是在一起沒多久就覺得感覺不對,只好又草草分了手……想起來真的還頗心酸的,唉。


  有些出乎我意料之外地,這位小姐用一句不好意思開了口後便低著頭、說她會再考慮看看。

  我應著沒關係,想著要送她下樓卻被阻止,「你們看起來好像還有話要說,我可以自己下去的,真的很謝謝你。」說著,還朝我一個彎腰。

  「哪裡哪裡、真的沒什麼啦……」我抓抓頭,「那、有意願的話可以再打電話給我的這樣。」

  「好的,謝謝。」她又道了謝才走下樓。

  學姐立馬又趁機開口,「唷,失戀了。」

  「學姐!」我忍不住反駁,卻惹來她一串大笑。


  那之後,我又跟學姐聊了將近半個小時才說了再見。

  緩步走下樓,經過四樓時瞥見了幾個紙箱子堆在樓梯口……咦,我記得四樓沒有人要搬出去啊?倒是只有人要住進來……小心翼翼地用腳推開擋住路的障礙物,我疑惑地朝裡面看去,看到有間房門開著,裡面有人影正在走動、貌似正在收拾著物品。

  我一愣,想起那間是403房。

  ……也太快了吧?我心下納悶著,照這些東西看起來應該也是一個人全部家當的份量了吧,難不成這人不是住宿舍的大一生嗎?

  就在我還在躊躇時,那人走了出來,看到我也是一愣。

  「呃……你,不是住宿舍……嗎?」我忍不住開口問道,但口氣卻意外地連我自己都想打自己一拳的蠢。

  就在我哀痛著自己的白痴時,他卻搖搖頭,沒回話、逕自從我剛剛挪開的紙箱堆中疊起幾個,然後彎著身推進房間。

  ……這人也太讓人不爽了吧,問話不回,連態度都很討厭。在心裡默默想著,沒再去理會他的搬家大業,我再度隔開那些障礙、繼續下樓的動作。

  算了,反正這裡住了些什麼人都不關我的事,充其量我也只是個代理的房東、只負責這陣子帶這些要租房子來看房子罷了,以後來收房租的也不會是我,也就別讓這種事破壞心情了。聳聳肩,走出大門,五月初午後的大太陽讓我忍不住瞇起眼。

  把門帶上,我決定買杯珍珠奶茶消暑。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來此一遊
自我介紹

炎緋

Author:炎緋
Age:20
Birthday:12/25
Add:Taiwan
-----------------
新家請往→ http://enfey1225.weebly.com/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類別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