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Come Closer?(6)



*拖了兩個月終於打完了(痛

==================

  因為抓不住暑假的尾巴──應該說其實也沒得抓吧我想──所以近在眼前的開學當然就還是端著欠揍的笑臉跟各位學生說Nice to meet you了。


  開學第三天,我坐在位置上一邊嚼著早餐一邊恍神。雖然剛進來一定會有學長姐說什麼哎唷開學第一週當然就還是放假用的啊什麼的,但是知情的人都知道第一個禮拜是最他媽的重要好嗎!不但很多第一天上課沒到的就直接被退選,而且教授還會講評分方式和大概考什麼的,雖然大致都不會上課還會提早下課沒錯,但這些重要的資訊怎麼可以錯過呢。

  左邊的座位傳來丟下包包的聲音,我回過神、看著阿瑋直接陣亡在桌上,頭上頂著一蓬亂糟糟、根本沒整理過的毛。

  「喏,早餐。」我把桌上另一份早餐放過去,隱約聽到一聲咕噥的「謝謝」。

  還好沒浪費我早上打了十次他的電話、其中前四通還轉進語音信箱……到底是睡死了我說。而且聽他每次接通都是再度驚醒的聲音就知道這傢伙昨晚一定又打副本打到三四點才睡覺,大概沒記得今天是早八的課吧,哼哼。

  雖然很多越讀越高年級的到最後都不敢選早八的課──其實我也是,畢竟人老了嗎、要早睡早起根本就越來越高難度技巧了──可是這堂課是開始選課時系上就已經排好了的必修、還勒令我們不能退,所以再怎樣不願意還是要爬起來上課……這就是我一早坐在這邊恍神順便繼續狂call阿瑋的原因。

  看了看教室,才剛打上課鐘、班上已經坐滿三分之二了,不愧是有經驗的大三,知道什麼課可以不到什麼課一定要到。喝著奶茶,我去把旁邊的阿瑋再從跟周公的對奕中搖醒、哄著他先起來吃早餐,畢竟不知道老師是不是龜毛的不準學生上課飲食也不準睡覺的那種類型,還是先讓他補充一點葡萄糖比較好。

  過了五分鐘左右、又陸續有十幾個人進來,我開始思忖著不知道老師是怎樣的人……當初課表上竟然沒有排上教師姓名、只有「英文作文(五)」的課程名,害大家都在想是不是原本的老師跳槽退休或是又有哪個從國外回來的新老師,還為了這件事洗了好幾天的Facebook。

  到了上課十五分鐘,就在大家都盼望著老師是何方神聖時,我們系學會的會長走了進來……等等,會長來幹嘛的?

  「各位外文三甲、和其他外系選修的同學大家好,我是外文系學會的會長小綠,」帶著眼鏡綁著馬尾的會長站在講台上開口,一如往常的有朝氣,「相信我站在這裡應該大家都有疑惑──不過我不是這堂課的老師,這是毋庸置疑的。」

  底下不時傳出竊竊私語,隔壁的阿瑋咬下最後一口蛋餅、回神,「蛤?會長是老師?」然後轉過頭來問我。

  「──因為原本的任課的是今年二乙的老師,他因為家裡一些事情臨時退休了,而系上百般商量之下,只好請了這位老師剛從美國回來、也接下二乙導師位置的James來擔任各位的老師,今天讓我帶他過來,大家要記得跟老師好好相處喔~」

  「哪個老師那麼大牌。」阿瑋咬著飲料吸管的咕噥聲混在班上漸漸大起來的喧嘩聲中,我笑了笑,只覺得這老師要嘛就是很怕生、需要人家帶路,不嘛就是真的身份不好辦,不然不會讓小綠會長親自帶來。

  「好!現在就讓我們用掌聲歡迎James Yang!」

  在一片歡呼和鼓掌聲中,我和大家一樣將好奇的目光投往那踏進教室的修長身影。

  我通常都不算很晚到,個人的習慣是會挑教室中央的位置,既方便看黑板、看PPT的角度也不會太差──所以我一點零的視力可以很清楚的看見那位已經在台上站定的Mr. Yang,他穿著一件淺藍色的襯衫和黑色的西裝褲,襯得整體身形修長的很完美;黑色過長的頭髮往後梳成所謂的公主頭、只剩下幾綹偏短的頭髮點綴在那張清秀的瓜子臉上。無框的眼鏡則是讓他多了一分書卷氣,但是絲毫掩蓋不了嘴邊那個略帶玩味的弧度。

  「我是James Yang,很高興見到大家,」他掃視了台下一圈,我彷彿聽到女孩子們的抽氣聲──這倒是沒什麼好稀奇的,外文系本來就是女生偏多──但是他的目光好像在我和阿瑋的中間這塊停留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我多心了。「從今天開始擔任大家英文作文的老師……有什麼問題請儘管問我。」

  ……非常流利的英文,我默默想著。不愧是從美國回來的,很有美式大方的台風。

  然後我瞥見有人舉了手,台上的人一句「Yes?」點了那位同學請他發言,「請問Mr. Yang今年幾歲?」也是不含糊的英文,讓我不禁感慨我們外文系真是人才輩出。

  「Hmm……」他低頭算了一下,「今年是滿二十喔。」

  「也太小!」阿瑋叫出聲,我也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樣。當然不光是我,整間教室簡直像炸開了一樣、只差沒人起來奔跑吶喊了。

  「OK、大家還可以問最後一個跟課程無關的問題,然後就要讓Mr. Yang講解課程了……」小綠會長不知道何時坐在台下角落的位置上了,用略大的音量控制住了場面,然後幫忙點了一個女生。「好吧,這個機會就給琦琦囉!」

  琦琦是我們班上一年級時的班代、也是現任的學藝,個性大方開朗人又正。雖然她本人好像沒什麼意思,不過大家都在說她應該會是下一任的系學會會長。

  「請問Mr. Yang有沒有中文名字呢?」琦琦禮貌地用英文問道,臉上是客氣的笑容。

  「當然有,」他笑著回答,然後轉過身、揀了支粉筆在黑板上寫下自己的名字。

  第一個字不意外是「楊」、從James Yang就可以知道了,但是在他轉身移位、讓我看清後面的兩個字後,我彷彿聽到腦中有什麼東西「轟」地一聲炸開了。

  「──我叫楊語青,請多指教。」咬著標準的中文,楊語青笑著說。


****


  我完全不知道我是如何上完這三節課的,甚至連楊語青到底講了什麼評分內容或是考試方式也毫無印象……大概連阿瑋後來跟我講過什麼我也沒注意了吧我想。只知道我回過神,人已經站在標著403的房門口,楞楞地望著那緊閉著的門。

  我自己也不知道在這邊等他有什麼意義,只覺得有些事情一定得向他問清楚──幹嘛騙我是學弟啊!現在光想到這個我就有氣,是回來當老師的就說啊我又是那種厭惡師長至極的人……

  ……可是話又說回來,我跟他也非親非故的,他好像也沒有把自己身家背景都告訴我的必要吧……況且我們好像也沒到可以講這種事情的交情……想到這裡、我忍不住疲憊的掩著臉蹲了下來,突然覺得自己的舉動有點像不懂事的幼稚小鬼,只因為沒有糖吃就鬧著脾氣……也不想想自己都大三的歲數了……

  「──余晨?」

  就在我還來不及後悔、也來不及離開現場時,那個還端莊著髮型和衣著的人就站在樓梯邊,大概因為看到我蹲在他家門前有點意外吧,他的臉上難得出現了驚訝的表情。

  「呃……嗯……那個、我……」想解釋卻不知從何說起,發出了幾個自己都覺得蠢到爆的單音節後我就放棄了。「……沒、沒事……嗯。」

  「……你很在意我沒說?」

  「誰在意了!」一句話下意識地衝出口才發現來不及了,「呃、我是說,嗯,不在意。」匆匆撇開的視線落到了他手上的西裝外套……我、我才沒有想像他穿起來的樣子!

  「……」但見他沒回話,我也不免感到一點點害怕,有些心虛地用餘光瞄著楊語青的表情,但他卻只是淡淡地透過那遮掩不了任何視線的鏡片看著我。

  「……不在意……當然是騙人的。」我的聲音很小,但在空間也沒大到哪去的走道和樓梯間卻顯得非常清楚。「只是仔細想想,我跟你也沒熟到那種什麼事都可以講的程度吧──只不過是碰巧把房子租給你、又恰好住進了你隔壁,最多外加一次幫你帶路順便一起吃過一頓飯罷了……」

  越說越覺得為什麼好像是我自己很care所以才把事情記得這麼清楚……低著頭、我有點尷尬地站起身,正覺得氣氛僵到自己都覺得悶、想隨便扯句沒營養的結語趕快溜回房間時,耳邊卻聽到東西落地的聲音,還沒來得及細看,那人卻一個箭步上前,一手扯住我的手臂、另一手強硬地抬起我的臉。

  被這樣突如其來的力道一個壓制,我重心不穩地撞上後面的牆,「痛……」他的手勁出乎意料地大,加上背上的痛楚,我忍不住皺了皺眉,然後被迫看向他那雙淡然的眼──直到這個時候我才發現他高出我半顆頭,而打理的整齊、垂在肩上的頭髮在室內有些昏暗的燈光下閃著紅棕的顏色。

  可一個回過神,不免覺得這姿勢……好像不太對……而且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我一直覺得楊語青身上散發出一種有點可怕的感覺。

  正當我想開口問他到底要幹嘛時,那姓楊的卻突然低下頭,用他的嘴把我才想講出口的話全部堵在喉間。

  我整個人楞在當下,一直到他的雙手分別鬆開我的下顎和手臂、卻轉而攬住我的腰和後腦時我才猛然回神──我正在跟一個男人接吻。

  意識到這點的我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我竟然被一個男人親了?還是認識沒有多久的楊語青?他為什麼親我?他到底要幹嘛?

  腦中一堆問題轟地一聲炸開,糊成一團的思緒一直到對方的舌伸進我原本要問話所以微張的嘴裡時、才想到要用懸在半空中的兩隻手去推開他,可是楊語青卻絲毫文風不動,手上的力道不減反增。

  「楊……唔……」想開口卻被吻得更深,氧氣被抽乾還沒得換氣的我開始亂七八糟地想著為什麼明明是和自己相去不遠的體型會有這種力氣、或是為什麼這傢伙的技巧會這、這麼好……感覺到那靈活的舌在我口中舔過一遍後勾著我的,忍不住一陣頭皮發麻、尾椎也爬上一種異樣的酸麻感。

  漸漸地,手中推拒的力氣也被抽了去,只反射性地抓住他那平整的襯衫,雙腳也有些發軟、站不太住,估計要不是我後面是牆還有楊語青那兩隻抱著我的手,我就要直接昏倒在地了。

  就在我覺得我可能會成為第一個因為接吻缺氧窒息而死然後上新聞頭條的時候,楊語青才終於放開整張臉脹得通紅、全身無力以至於只得掛在他身上的我。吸進氧氣的讓頭腦慢慢恢復清明的同時,我才真正意識到──我被楊語青這個男人吻了,這件事,其實好像……很嚴重?

  這時候我應該怎麼辦?給他一個耳光然後逃離現場?微微抬起頭看著那張好看的瓜子臉,姑且不說我小學後就沒打過架了、甩人家括子這種事情怎麼看都像是被性騷擾的女孩子會做的事情……可是剛剛他對我做的不、不也是差不多……嗎……?

  我不禁抬眸、望著楊語青那現因在背著光又藏在鏡片後所以看不清情緒的雙眼,突然覺得一陣窘迫的感覺湧了上來,讓我才退了熱的臉上又爬滿了紅,「放、放開我!」然後急忙地掙脫那雙還箝制著自己的雙臂,結果腳下一個踉蹌、再次撞上身後的牆。

  痛楚反倒讓我更加更加清醒過來,早上的事、方才的事,都像是走馬燈一樣掠過腦中,收了緊的雙手不住的發抖著。我深吸了一口氣,「你……是個GAY……?」然後盡量用平靜的聲線緩緩開口、問出了從剛剛開始就徘徊在心中的疑惑。

  楊語青聞言先是一愣,然後退了一步,「……你,不生氣?」沒回應我的問題,倒是反問了一句不冷不熱的話。

  「……生氣?」我冷笑了聲,「你覺得,我怎麼可能不生氣?」他難道看不出來我現在只是強忍著冷靜嗎?怎麼可能有人被一個男人親過還很鎮定的?更何況我還是交過幾個女朋友的正常人,怎麼可能完全不惱火?

  這個楊語青,到底想做什麼,我完全摸不著頭緒。

  見他沒有回應,我心中的不爽更甚,「就、就算你是GAY,也不能隨便抓了人就親啊!」撇過頭,嘴上有些口不擇言了起來,眼中卻罕見的覺得溼潤了起來,「難道GAY就有特權可以為所欲為嗎!還是說我看起來就那麼好捉弄──」

  話沒說完,一聲「砰」地巨聲在耳邊響起,我嚇得不輕,抬頭、只見楊語青的左手重重地拍上我身後的牆,位置則不偏不倚地位在我右耳邊。

  我楞楞地看著他──我想那是我第一次看到楊語青的眉眼之間出現了名為怒氣的情緒。

  「你剛剛的問題,」他語氣很冷地開口,「第一、當教授的事情純粹因為覺得沒必要講所以沒講;第二,我不是GAY。」

  他說他不是GAY?「可、可是你剛剛明明──」

  「第三,」他打斷我的話,然後臉湊近了我的,我看著他好看的脣形動了動,最後又親上了我的嘴。

  「──吻你,是因為喜歡你。」


==============================


  *順提一下本子延刊到CWT30喔!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來此一遊
自我介紹

炎緋

Author:炎緋
Age:20
Birthday:12/25
Add:Taiwan
-----------------
新家請往→ http://enfey1225.weebly.com/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類別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