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Come Closer?(4)

  在經過了選課風波和報告地獄之後,學期華麗麗地接近尾聲──換句話說,所謂的期末考當然就開心地坐在前面等你一臉苦逼去找他幹架了。
  在考完三天的必修後剩下沒啥要緊、躺著考也可以過的科目。我滿足地睡到時中上的短針停到十一的位置上才醒,回神地抓抓有點長長的頭毛,想著暑假要去剪掉。

  這時候我的電話響了──不是我在說,自從大家房子都找完之後我的手機就又回歸原本隱居山林的恬淡生活,讓我每天只需要把鬧鐘按掉以外幾乎不用接起它……不過上面顯示的是一串沒有名字的號碼,不會是那種系統LAG所以早就輸在起跑點的人現在才想到要看房子吧?

  雖然疑惑還是先接了起來,「喂?」

  那邊沒有出聲,但我聽到車水馬龍的嘈雜背景。

  「喂?」我皺眉,又開口問,「請問哪裡找?」

  那端沉默了下,然後傳來一句問話──『請問亞X電信怎麼走。』

  「啊?」我一愣,心想這人是打錯電話了吧?「我這邊不是電信公司欸,先生不好意思你可能打錯電話囉。」

  『……請問亞X怎麼走。』但那邊又不厭其煩地傳來同樣的問題。

  聞言,心裡也整個不爽了起來,「先生不好意思你打錯電話了。」講完立刻按下掛斷,想著這年頭到底怎麼了總是一堆瘋子亂打電話。

  搖搖頭、沒多想,我下床梳洗完畢後打開電腦,一邊瀏覽新聞氣象一邊打包好考試的用具和書本。清點好物品、才「喀」地關好書包就聽到我的房門傳來「叩叩」兩聲。

  「誰啊這種時間……」我甩上包包,套上球鞋,跳著腳穿上後去扣下把手。

  打開門,映入眼的依然是有點逆光的長瀏海和厚重大眼鏡。

  我相信我應該是一臉疑惑地看著他,而他也透過那副不知道度數多少的鏡片回望著我。

  我們就這樣僵持了兩分鐘。最後,對方先開口了──

  「請問亞X電信怎麼走?」楊語青淡淡地說著,彷彿他是打電話問著親切客服人員的顧客。

  可惜問題就出在,我並不是那個應該親切的客服人員。


****


  所以最後,我帶著他走到他心心念念的亞X電信,讓他繳了電話費後就又順便帶上他去吃午餐。反正我問了他也沒拒絕,只是跟上了我表達應該是答應的意思,我也聳聳肩、直接拐進最喜歡的店面,找了兩個人的位置坐了下來。

  看了看表,嗯、考試三點半,還很早。

  「你應該……是這邊的學生吧?」

  反正坐著兩瞪眼也是發閒,我一邊拉過很快便送上的拉麵一邊問著看著他那因為食物的熱氣而蒙上一層霧氣的眼鏡,雖然有點想笑還是忍住了。

  楊語青點了點頭,低頭扒著他的餐點。

  見他沒作聲,我吸著麵,想著也是啦、要是是那個有森林還養牛養羊的學校的學生還把房子租在這邊的夜市商圈就真的是有病了,而且還一定病得不輕。

  「欸那、你是什麼系的啊?」又想起他搬進來的奇怪時間點(呃、我是有苦衷啦不算!),還有幾乎從來沒在上學時間碰過他或是走在路上巧遇什麼的,我有點好奇是什麼系所的課會排的那麼少、讓他幾乎足不出戶……當然這也只是我的猜測啦嗯。

  「……外文系。」他撈著湯,語氣還是很輕。這種餐店在中午時段人也多,要不是他嘴巴有動,我都會覺得應該是我的耳朵產生幻聽或是隔壁桌講話的聲音飄了過來、而不是他回答了我的問題。

  不過他的答案倒是讓我覺得不太對──外文系?那不是我正在讀的系嗎?

  我有點楞到,又問,「你……幾年級?」筷子銜在嘴邊,明明五臟廟都起來打架了卻忘了要夾麵的動作。

  ──學長嗎?不對、我們進去時上面兩屆都在,也多少有瞄過名單,很確定絕對不是。

  他好像想了想──不對,他是真的在思考著,「一…一年級。」然後語氣不太確定地說。

  ……我說,這種事竟然可以如此猶豫是怎樣?出車禍撞到頭失憶?

  「可是……」皺了皺眉,「我不記得抽直屬的時候有看過你……」我很確定我那因為一堆英文文法和單字而記憶體不太夠的大腦中還很幸運地有備份到當初帶著學弟妹新生訓練又抽直屬的印象,不管是名單還是臉,都絕對沒有「楊語青」這個人。

  他聽到我的話也是一愣──大概覺得我這個他的臨時房東兼鄰居會是同系的感到很不可思議吧──不過說起來應該是我要覺得不可思議才對──然後放下了筷子、摘下他那副已經讓霧氣結成水珠的厚重眼鏡,低著頭、用身上的衣服擦著鏡片。

  「我是轉學生。」他這樣說著,然後把眼鏡重新戴上。

  轉學生?「從哪裡轉來的?」聽到回答,我繼續下意識地開口發問。

  雖然大學轉學還頗常見的,拿我們學校來說、另一邊門口的外邊就開了兩家補習班,說是幫助你可以轉到好學校省學費、又說就算考不上也可以當課業輔導之類的云云……當初我竟然也越聽覺得越有道理,不過想了想還是打消了念頭。雖然家裡錢不是啥問題,不過我還是滿喜歡這裡的,近商圈、什麼都不缺,快樂得很。

  不過轉到我們學校嗎……底邊大學或科大嗎?看他的樣子,活像一副只會課業而且成績還不錯的書呆子……感覺又不太像。

  「Temple University。」拾起餐具,他吐了兩個英文單字。

  「Temple……天、天普大學!?」驚悚地重複了一次,我好像聽見我的聲音有分岔,不過楊語青也沒在意、只是慢條斯理地點了下頭,就繼續他的進食大業、看都沒看我一眼。

  開玩笑,正就讀著外文系的我,理所當然地是聽的懂這兩個單字──尤其他發音還不是普通的漂亮,簡直和學校那群精英外籍老師有得比──不管是每個字母分開還是組合在一起變成單字,甚至這兩個名詞擺在一起時我也知道指的是什麼。

  以至於現在雖然我很想、好想、非常想慘聲尖叫,甚至跳起來抓著他的衣領用不可置信的表情喊著「你說什麼!?你再給我說一遍!?」之類的,可是理智告訴我不行、因為我大概等等會被店家的一通電話送到精神病院去。

  我只好壓下心中的驚濤駭浪,表面上盡量擺出「喔是這樣啊」的表情,但嘴角還是抽搐著。「那……那你、你在那邊讀的好好的幹嘛轉過來?」

  難道是成績太差讀到被退學只好轉回國內?也不對啊那種學校進去成績就是要不錯的……所以是壓力太大嗎?

  這次他倒是瞥了我一眼。「厭煩了。」

  ……啊?

  從美國名校轉回台灣一間不起眼的大學,原因只是因為「厭煩了」?

  ……我突然很想知道他腦袋裝了什麼,不知道是不是醬油。

  彷彿沒察覺我那複雜的視線,楊語青只是靜靜地解決他的食物。不知道從外國回來的學生是不是都這個樣,我突然擔心要是我要面對十個這種人我會不會精神崩潰。


  接下來我們都沒再講過話,只是靜靜地扒完午餐。

  再看看錶,「我要準備去考試了,你會回去吧?」隨口問著,就怕他沒記得來的路,或是本身就天生路癡,那可就麻煩了……畢竟是走路出門的,怕走回去再騎車時間也會有點趕。

  見他點點頭,轉身前我又叫住他,他停下腳步回了頭,「你不用考試嗎?」

  聞言,那雙透過眼鏡看不太清楚的眼睛好像微微瞇起,就在我以為他是不想回答時卻聽到那慢條斯理的語氣──

  「特權。」這樣說著的嘴邊彷彿還有著上揚的弧度。

  ……我去你的特權!成績好還是轉學生神馬的都有特權不用考試就對了!


=============================


*Temple University:天普大學,位於美國加州(吧,有點忘記←),剩下請自行丟辜狗、他會找出另您滿意的答案b

*為什麼選↑,因為它是我印象中我們學校最有名+條件最好+唯一叫得出名字的印象深刻的美國姊妹校(靠)不過聽說不太強的樣子(剛跑去問←

*我們學校「據說是」亞太地區知名優良大學,但誰知道(攤手

*有森林還養牛養羊的學校,校園大到上課沒車子包准走到你腳斷掉(喂)、聽說鬼故事也很多……(等等不是要解釋這個吧)總之知道的就知道不知道也沒關係啦嗯(?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來此一遊
自我介紹

炎緋

Author:炎緋
Age:20
Birthday:12/25
Add:Taiwan
-----------------
新家請往→ http://enfey1225.weebly.com/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類別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