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Come Closer?(3)



  「欸、魚仔,醒醒,都下課了你想睡到何時啊。」

  感覺肩膀被搖晃著,我皺眉、心不甘情不願地把正要將軍周爺爺的手放下,努力撐開眼皮、抬起頭,一張過度燦爛的臉映入眼簾。
  「喔、阿瑋啊,下課啦……」揉揉眼睛,我打了個大哈欠。

  這位有著陽光臉的阿瑋是我的國中同學,高中時因為上了不同的學校而斷了聯繫、沒想到會進了同一所大學,同系就算了竟然還同班……只能說有時候緣份這種東西是很可怕的,尤其是孽緣。

  想當初在新生訓練、我們兩個看到對方的時候,那場景活像兩個大男人在日正當中的大白天見鬼似地,現在想起來那時簡直就是瘋了──呃,很多種意味──也蠢爆了,我不得不承認。

  我完全不想回想我們兩個是如何演出一場驚天地又泣鬼神的「少小離家一別逢異鄉」戲碼,只知道現在想起來我很想一頭撞在我的機車頭燈上、兩眼一翻就昏倒算了。

  「還說咧,魚仔啊你這樣跟蹺課有什麼兩樣啊你說說看你說說看啊?」聽到他故意裝著廣告中那小孩的怪腔怪調,我忍不住笑了出來。

  至於他叫我的暱稱,因為我姓余、他說魚仔的台語唸起來順口就拍桌定案了,沒得上訴也沒機會辯解。

  「起碼點名我人在。」伸伸懶腰,我動手把被我趴著睡得皺掉的講義撫了撫平,嗯、還好沒有滴到口水。「對了、有什麼事嗎?」然後隨口問道。

  「喔沒啦,想說靠近小七那邊開了一家新的吃的,要不要一起去試試看?」他逕自坐在在我前面的位置上,看著我手上俐落的動作。

  「好啊。」我想也沒想地回答,扣上書包、站起身,「走吧,等等人就會開始多了。」然後催促著跟著起身並走在我前面的阿瑋。

  不過想了想,就算人很多也沒關係,反正下午沒課。只是在這種天氣等待可能會是一種折磨就是了。

  一邊這樣想著一邊步出建築物,過度耀眼的陽光就像校園中總是過份氾濫的情侶一樣,不但差點沒閃瞎我的眼,還熱的要命、活像連骨頭都要熟了一樣……算了,還在吹冷氣增加地球暖化的我們好像沒什麼資格抱怨。

  「欸啊還有啊,你選課選得怎樣了?」就在走到校門口時,和我並肩著的阿瑋轉過頭問我。

  「啊?」我一愣,腳步跟著停了下來。

  他剛剛說了什麼?選課?

  ──該死的,我竟然忘了已經開始選課了!

  都怪之前那陣子忙完帶一堆人看房子還又火速搬家的關係──好啦蹺課也是一個原因──讓我壓根兒忘記去看行事曆和網路上的公告了,完全忘得一乾二淨。

  「你……還沒選?」阿瑋見我停頓,便跟著停下來、回頭看著我,彷彿在我臉上發現新大陸還是看到我變成什麼活化石從土裡面爬出來了一樣。

  我不發一語,輕輕地點了一下頭。

  他跟著我的反應沉默了一下,然後皺起眉、露出一副「事情並不單純」的表情,在我面前伸出手,「魚仔,這是多少?」

  「五。」我看著那三根手指頭,冷靜地回答。

  「……美國的首都在哪裡?」他的眉頭又緊了些,我估計應該是可以夾死一隻蚊子了。

  「倫敦。」我沒有猶豫,乾脆地應答。

  聽到我的回答,阿瑋的眉間持續深鎖到我覺得可以夾死一隻壁虎都不成問題的程度後,他顫抖著執起我的手,然後露出萬分悲痛的表情──

  「──孩子的爸,你這幾年過得好苦啊……」他臉上一副明天世界末日的苦臉,那深切的哀傷簡直不輸好萊塢一線男演員。

  「去你的誰你孩子的爸!」我一腳踹過去,卻被快速地閃過。

  見我發飆,阿瑋也只是笑了笑,臉色跟著恢復正常。「還說呢,誰叫你還會忘記選課,明明都要大三了還會忘記例行作業……要是有人說你腦袋還是正常的,我一定第一個扳過的頭、看看後面是不是有漏風我告訴你。」

  我嘆了一口氣,「這也不是我願意的……」想著最近事情實在太多云云,我邁開了腳步繼續前進,因為注意到旁邊有人投來奇怪的視線了,是以久留不是上策。

  「喔?敢問兄臺有何苦衷,何不說來一聽、讓在下為您分憂解勞,」跟上來的阿瑋故意又皺著眉、做出摸著假想鬍鬚的動作,「如有該當之處,在下定兩肋插刀、在所不惜!」說著,還在腰間摸了摸,活像要拔劍一樣。

  「這話要說明白,眼淚是揮不完啊!」我搖搖頭,「事情絕對不是憨人所想的如此簡單的。」

  「不要緊,兄臺您長話短說即可。」

  「既然閣下如此盛情,余某也不好推辭──」

  我停在紅綠燈前,看著站在我旁邊望著我、像是準備聽故事的阿瑋,突然意識到我們兩個外文系的學生在發什麼神經啊幹嘛在大庭廣眾之下賣弄毫無深度的文辭……

  於是我深吸一口氣。

  「──老子餓了!你他媽的張亦瑋到底要不要吃飯!」


****


  「……所以就是這樣啦。」阿瑋有一下沒一下的拿著調羹翻弄著他的炒飯,趴在桌子上一臉有氣無力的。「那個學弟的問題又多又煩的……不管啦魚仔你快救救我啦……」

  我吸了口麵,「幫什麼,知道就講不知道就查秘笈,有什麼好幫的。」有點口齒不清地回答他。

  外文系中通常是女生的比例偏高,所以在抽直屬時學弟期待會抽到學姐的機率偏高,相對地、學長在抽直屬時抽到學妹的比例也是偏高的。

  偏偏張亦瑋就是那個運氣不好、好死不死抽到個學弟當直屬的衰人。

  「唉呀不是這樣講啊,要是有那麼好打發我也不會那麼困擾啊……」悶悶不樂地吃了幾口飯,他一副苦瓜臉地看著我,嘆氣。「要是像你一樣無事一身輕就好了……」

  我灌掉飲料,「這就是厲害的人的地方,科科。」發出意味不明的聲音。

  因為學弟妹人數偏少的關係,有幾個人沒抽到當然就沒這煩惱──我就是其中一個被上帝眷顧的幸運兒。

  雖然沒有個學妹可以近水樓台啦,不過往好處想、不用送歐趴糖不用被菜鳥問東問西不用家聚請客省錢,也挺好的。

  沒人送舊?那也沒差吧我說,送舊還不是被送的在請客。

  「厲害你個毛,」阿瑋瞪我一眼,然後想起什麼,「啊是說、你今天回去快點選課啦,我記得系統開到明天還後天而已喔。」

  我點點頭,已經被提醒還忘記的話就是自己的問題了──而且要是沒選到課我就要等下學期開學時的加退選時期才能選課了,那時還要看退班的人數和老師願不願意多收,多麻煩。

  見我表示知道了,對面那個婆媽的才放下心,扒了幾下飯又開口,「對了,初級法文你打算選誰的課?」

  「我還沒看選課表你問我?」狐疑地皺了下眉,不過想起學長姊好像講過什麼……「啊、別選唐八婆的課,管得多又不好過。」

  阿瑋楞了下,「不是吧?那我得快去退掉……」一副就是填好的樣子,但想了下又困擾的抓著頭,「啊這樣的話選好的通識又要全部重練了……」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我拍拍他的肩,臉上掛著「你保重」的關愛神情。「別忘了看秘笈,別忘了『多讀一分鐘、少受一年罪。』」

  所謂「秘笈」,是好幾代的學長姐統整了每個上課的老師的教課方式、態度和好不好過等等之類的資料後,放在網路上公開造福學弟妹的聖經。比方說、簡單級的會有「粱XX,上課抄重點,考試OPEN BOOK,好過」之類的,再來就「陳XX,注意遲到,有點嚴格但上課認真」,依個人適應習慣讓你評斷要不要修這老師的課;最嚴重的就是「勞XX,不可遲到早退,管得嚴,難過」,通常看到這種的除非走到逼不得已的那步棋,不然絕對沒有人會選進去。

  不過說起來、準確度也不是那麼百分之百,畢竟每個人的認知都不太一樣;當然、也不是每個老師的名字都會在上面──畢竟總是要有人先當白老鼠的嗎。

  「唉呀知道啦,就是因為沒有才選的嗎。」他揮揮手,抓了包包就站起身,我才注意到他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把他原本還剩下一堆的炒飯喀光了。「好了好了你也快點回去選課吧,我要趕緊去看看課表又要進化成怎樣了……」

  「希望不是退化。」我從口袋掏著錢,涼涼地說。

  「余晨你他馬的給我閉嘴!」


****


  耳機中流洩出Linkin Park的搖滾音樂,我叼著洋芋片,在眾多選課代碼間游移不定。

  除了系統自訂的必修外、又把幾個可以選擇的必修選完之後,我就開始看著滿目琳琅的通識課程,順便點開幾個別的系所開的課程,漫不經心地瀏覽著。

  『欸、魚仔,你覺得營養學怎麼樣?』Skype那邊傳過來剛剛接通我的阿瑋的聲音。

  我咬下食物,「選那個幹嘛,好玩嗎?」

  『聽說那個姓李的老師人頗有趣的,也很好過……哎、反正就湊學分,挑個穩過的就好啊免得搞到大四還沒修完學分不是很冤枉?』

  「也是。」我找到他說的那個代碼,鍵入系統。

  所以現在嘛……我算了算,「我十七個學分了。」

  『我也是,可是我不是很想選了欸。』

  「So do I。」看著早上一二節全都空蕩蕩的課表,我很慶幸不用到大三了還要趕早八。沒辦法,上了大學後就不得不服老了,早上要爬起來真的很艱難。

  『不過我有點想修修看行銷管理。』

  「行銷管理?」阿瑋突然天外飛來一句,讓我楞了很大一下。「你……好端端的幹嘛跑去修商學院的課?」

  『欸,聽說老師很有趣啊,雖然好像報告有難度,不過你想想、商科裡面女生可不少欸──』

  「我可不幹,」一秒回絕,就知道這傢伙腦袋不正經。看什麼妹,難道系上還不夠多嗎──雖然素質不太高我承認。「我老了,想好好享受老人的安養時光。」

  『唔……好吧。』片刻,他下了決定。雖然我沒有問他到底是修還沒修。

  「決定好就好,可別後悔。」

  『──我只好登入你的帳密幫你一起選進去了。』

  「……張亦瑋你敢就給我試試看!」因為密碼是預設的,只要那個人沒有修改的話、知道學號就可以登進去幫那個人登記──然後我好死不死、就是那種懶得改的人。

  不愧是國中相處三年在加上大學將近兩年的損友,完全抓住我的弱點。

  『唉呀頂多加退選再退掉啊──』

  「不幹!簽退選單多麻煩!」

  有些老師就算了,有些老師還會不爽的看著你也算了,我最怕遇到那種拚命關愛你說「啊還沒期中啊幹嘛退選」或是「就繼續試試看嗎搞不好會有興趣」……

  興趣你個鬼!

  『唉呀別這樣嗎──』

  「免談!」

  『齁唷小晨好冷淡喔~~』

  「張亦瑋你夠了沒!」聽到那怪聲怪調叫著我不同的暱稱,我手上冒出一堆雞皮疙瘩,差點沒摔下耳機。

  不過我剛剛倒是有聽到敲門聲……?「你等等。」隨便丟句話,放下耳機、
我起身去把門打開一個縫。

  那副大眼鏡和長長的瀏海映入眼中,因為背著燈光的關係讓我有些嚇到。

  「呃……有事嗎?」

  「請小聲點。」講完,他便轉身回房,完全沒浪費任何一字一秒。

  ……搞什麼啊這人,就算是我的錯這態度也太不討人喜歡了吧。

  我有些忿忿地關上門,回到電腦前掛上耳機就傳來阿瑋的聲音,『唷,情人啊?』大概是聽到我揀起耳機的聲音判斷我回來了。

  「你他媽的給我閉嘴!」忍不住這樣對耳麥吼著。

  『耶、我怎麼都不知道!改天來介紹介紹咱們互相認識一下……』

  「──張亦瑋,在那之前我不介意先和你斷交。」

  『……啊、當我什麼都沒說。』

  我一笑。「Good。」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來此一遊
自我介紹

炎緋

Author:炎緋
Age:20
Birthday:12/25
Add:Taiwan
-----------------
新家請往→ http://enfey1225.weebly.com/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檔
類別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